一場出生與重生的激烈競賽!

奧古斯丁《上帝之城》描述地上之城與上帝之城,兩者代表人類的真實內在狀態,地上之城以人為中心,而上帝之城則以上帝為中心。兩座城出自兩種不同的愛,地上之城從「愛自己」出發,延伸至輕視上帝;上帝之城則出於「愛上帝」,應用到看輕自己。

    上帝之城與地上之城兩條歷史軸線在人間交織競合,直到終末來臨時,唯有上帝之城永遠長存。現今地上的教會處於二者之間,理想情況是兩條軸線交織,教會雖處於俗世卻歸屬上帝;不過在現實生活中,儘管教會明白應當愛上帝,有時卻陷入愛自己。現今基督徒在世上有如拿兩本護照—上帝之城與地上之城,理想情況是以天上公民價值觀,生活在地上之城裡;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卻往往忘記天上公民身份而與地上之城的公民混同。

     當兩條歷史軸線相互競爭時,亦即上帝國價值觀與世界價值觀之間激烈競賽—持續不停、難分勝負,我們需要恆心與毅力面對這場漫長的持久戰。奧古斯丁非常有智慧地提醒,地上之城的傳承只需生育,就能繁衍不息;上帝之城的傳承則還需要重生,更新生命以免罪惡蔓延。

    在歷史中人們不斷地生殖繁衍,每一個天然的生命都需經歷重生,因此教會承擔重要職責—教導信仰價值觀,一旦教會失職,就造成上帝之城愈來愈萎縮,而地上之城愈來愈興旺的窘境。重生的速度若趕不上出生的速度,地上之城勢必不斷地壯大,其人口遠遠超過上帝之城,以致上帝之城終將被龐大的地上之城徹底包圍。

    放眼現實中的教會,正處於麥子與稗子之間的競賽,麥子的生長速度快或者稗子的生長的速度快,決定了教會將成為「麥子田」或「稗子田」!因此,教會不只需要向未信者傳福音—生育,而且還需要教育信徒—養育。

    當教會人數迅速成長,其實是因為吸引了許多稗子,反而可能降低教會的素質,甚至使得教會裡僅存的麥子也被同化,因此教會務必藉由教育提升麥子的質與量,沖淡稗子的影響力。

    觀察這場出生與重生—稗子與麥子的競賽,上帝國的策略應是盡力提升麥子的比重,降低稗子的比重。經常見到,有人因著教會的軟弱而出走,豈不知一旦麥子出走,就是增加稗子的比重;也有人自覺人微言輕,選擇出走是因為無力影響大局,但豈不知只要自己成長成強健的麥子,對這場麥子與稗子的競賽就是極大的幫助。

    按照一般經驗,人們互相影響而迎向世界價值觀的速度,通常比彼此勸勉而轉向上帝國價值觀的速度快很多。教會內一些不好的風氣,一旦流行起來速度之快,總有令人不知如何改變的感慨;然而,卻很少見到一些合乎信仰價值的風氣,在教會中飛快流行—攜老協幼互相勉勵,以致教會只需做適當提醒而無須大聲疾呼。     當認真面對這場出生與重生的競賽時,教會實在沒有閒情逸致去從事與這場激烈競賽無關的活動,乃需誠實檢視,究竟哪些事工有助於這場出生與重生的競賽,而哪些事工與這場競賽無關?據此判斷,到底哪些事工值得儘速全力以赴?而哪些事工並不值得為之忙碌呢?

(Visited 15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