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信稱義」帶來的衝擊!

梅監務對於台灣基督徒很難理解「因信稱義」非常感慨,後來逐漸明白,「因信稱義」是在基督教史上歷經相當時期,才逐漸被眾教會確認的教義。

畢竟信仰群體學習認識真理需要一段過程,「因信稱義」起源於福音書而在保羅書信漸漸成形,而後在神學家的論述中形成更加清晰的信仰告白與具有深度的神學詮釋。第一位在這教義上有明確看見的神學家是奥古斯丁,又過了千年之後,路德藉由研讀聖經與親身體驗才更深入地加以詮釋。西方教會歷經長期歷史演變逐漸形成共識,而在宗教改革時期明確定調。

梅監務的學術興趣是研究初代教會,他發現傳福音不只是面對文化問題,同時還必須面對人性問題,即使是西方人在初次接觸福音時,也有許多無法接受之處。抗拒因信稱義是因為人性喜歡自己當家作主,難以接受強調上帝主權的因信稱義。他說:「我們世代早先世紀的異教徒,『認為上帝的兒子竟然受苦,這是毫無道理的』,他們嘲弄他的困境與哀傷,他們認為他應當從十架上消失,事實上許多基督徒與這些異教徒的偏見相當一致,儘管他們並未坦白地表達出來。」

十架福音所沖犯的不只文化價值觀,而且是追求步步高升的人性本身。人性喜好以自我為中心,最好一切都在自我的掌控下,原本與因信稱義不容,而文化使得這問題更加嚴重。「因信稱義」宣稱上帝為人們做了一切,只要相信倚賴,那麼「我」還做什麼呢?若是「我」什麼都不能做,那「我」還算是什麼呢?況且,華人文化強調不應平白受恩,而應當禮尚往來,基督教卻要人全心信靠上帝領受恩典,不只冒犯人性,也與文化傳統不合。

禮尚往來的文化比較貼近人性,因若要我有所承受就應當讓我有所回報,因單單承受形同背負人情債,實在有損顏面與自尊。一旦對等關係被理解成交易關係時,原本雙方有來有往的理想,可能蛻變成—有所餽贈就有所期待的交易思維。比如,原本父慈子孝是一幅溫暖的圖畫,當變調成養兒防老,就成為冰冷的交易關係。

然而,禮尚往來是建立在雙方平等的基礎,而神人之間卻非對等關係。不過這種交易思維也可能出現在人神關係中,有些基督徒把信耶穌得永生簡化成上天堂,甚至直言上天堂的好處遠勝過在地上賺好幾桶金。這種思維如果是基督徒內心真正所想的話,其本質還是把信仰當作一場交易,從相信受洗、參加禮拜到投入服事都是為了上天堂的好處所必須付出的。

交易式信仰價值觀禁不起挑戰,當遇到問題、病痛或苦難時,真實面就暴露出來,彷彿交易被騙而生氣地嘀咕:「不要給你做禮拜了!不要給你服事了!」原來參加禮拜、服事帶有條件式期待,只要上帝未能滿足這些期待的話,有如一場不成功的交易終究要破局。

感謝主!沒有選擇用交易的方式讓人們領受恩典,既然因信稱義沖犯人性與文化,身為單單領受上帝恩典的蒙恩者,就應當放下這些出於人的攔阻,東西方教會皆然!

(Visited 13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