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撒勒還能出什麼好的嗎?

馬偕在台灣宣教做了一個重要的觀察:「人很有可能在異教之地耗費太多的時間,因為想要讓信徒像家鄉的基督徒一樣,以致忽略『福音傳到未得之地』的呼召。」對宣教師而言,追求使信徒不斷成長可能造成一個隱憂—忽略了對未信者的福音事工,以致把全部心力投注在少數人身上,卻未去關注許多尚未聽聞福音的大眾。

馬偕認為問題原因在於:「並非是因為在某個部分『做太多』是有損的,問題出在另一個部分『做得太少了』。」事實上,「做太多那一塊」自然會擠壓到「做太少那一塊」,如果不想把「做太多那一塊」調降下來,就必須把「做太少那一塊」提升上去。

為何會有那些「做太多」的傾向呢?宣教師容易把西方基督教蓬勃發展的各種標準、團體、傳承帶到宣教地,卻忘記了那些是需時甚久信仰與文化磨合出來的,況且縱使在西方社會行得通,不見得在台灣也行得通。

馬偕的觀察有如說預言一般,當今台灣許多教會花費大量時間在滿足內部需要,卻逐漸發展成封閉型群體,內需優先造成耗盡時間與資源,仍未能滿足大家的期待,卻對廣大從未聽聞福音的大眾視而不見!

另外,許多教會熱心學習西方教會,經常聽到:「人家美國教會怎樣……,我們也要怎樣……。」卻不知那些「怎樣」若要在台灣生根必定需時甚久;況且,在那些人家怎樣當中,有許多根本不適用於台灣。關鍵在於,我們在本地經營大環境方面做得太少了,對內的教育與對外的教化做太少了,對於發展本地異象、策略、方法做太少了!

馬偕把小小的台灣當作自己家鄉來傳福音,聖靈復興運動曾發生在不起眼的新竹山區,耶穌曾被拿但業質疑:「拿撒勒還能出麼好的嗎?」上帝卻樂於使用眾人瞧不起的拿撒勒,使用處於帝國夾縫中的以色列,道成肉身並非發生在耶穌撒冷或羅馬,若轉譯成今日處境—上帝做工不一定在美國或台北,我們能夠不重視發生在台灣的馬偕宣教150與聖靈復興50嗎?

(Visited 25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