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大就是美?

許多賣座電影的主角並非人而是巨獸,這個現象反映一般人內心對「偉大」的崇拜,巨獸的大力霸氣、睥睨一切總是令人羨慕不已,彷彿做人的極致就是要成為偉大人物—隨心所欲而無任何障礙,然而「偉大」已經被數字量化。

其實還有另外一種隱晦的巨獸—從小到大所讀教科書中經常詳述歌頌的帝國,我們必須背誦哪一個朝代、哪一位皇帝的領土有多遼闊、戰績有多輝煌、朝拜進貢有多豐富,這一切也全都建立在數大就是美,卻全然忽視這些霸業是建立在多少窮兵黷武、殺人流血的代價!

但以理書第七章的四巨獸—帝國並不被歌頌,卻被拿來與「人子」對照,相形之下,牠們都不是「人」,因為人應當有上帝形像,而那些帝國卻帶著野獸形像!唯有人子國度的權柄是必不敗壞、永遠的,人子的權柄不能廢去,一切掌權的都必事奉他、順從他,新約聖經啟示我們,這人子的形像最終落實在耶穌基督身上。

現代社會更是徹底實行數大就是美,人們心裡所崇拜的雄偉投向最有資格堪稱「巨獸」的財團鉅富,牠們總是吸引媒體的大量關注,激發大眾的渴望與艷羨,富堪敵國的財力與豪氣總能折服眾人。然而,在富士比雜誌亮麗的財富排行背後,有多少大企業的財富是建立在不公平的交易、不公義的雇工、不環保的產業以及各種殘酷的商業手段,這些不也反映著但以理書的巨獸,卻往往無人在意!

基督徒受到這股雄偉崇拜之潮流的影響,是否也傾向數大就是美呢?從對上帝國的嚮往,逐漸轉向關心聚會人數、擴展速度、奉獻金額、龐大建築等,隨著人數與財富增加,教會開始進入企業化,在經營管理的眾多操作中,上帝國價值的關切是否也被數字帶著走呢?

經常可見媒體關注集中在少數的大型教會,卻忽略了佔教會人口絕大多數的中小教會,但上帝國價值並非用數字來衡量!耶穌稱讚奉獻兩個小錢的寡婦比眾人還多,因眾人都是有餘的拿出來,而這位寡婦自己不足,卻把一切養生的都奉獻了。(可12.42,路21.2)

眾人視為罪人的稅吏長撒該,經歷耶穌基督主動造訪,並非為了他的財富,乃是因為「今天救恩到了這家,因為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19.9-10)耶穌基督關切失去上帝形像的撒該一人,如何使他重生而得著上帝形像,可見所關心的並非人數多少乃至教會大小,而是教會是否能夠活出上帝形像。

耶穌受難之前,有一位女人拿一玉瓶至貴真哪噠香膏,打破玉瓶把香膏澆在耶穌頭上,引起一些門徒的不悅,譏諷她應當去賙濟更多窮人,耶穌卻說她所做的是一件美事,因為是盡她所能,為安葬的事把香膏預先澆在耶穌身上。「我實在告訴你們,普天之下,無論在甚麼地方傳這福音,也要述說這女人所做的,以為記念。」(可14.3-9,太26.6-13)這位平凡的女人,並沒有做出賙濟許多人的豐功偉業,只是全心全意愛一位主,卻成為伴隨普天下傳福音要述說的一件美事!

(Visited 4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