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做再說—馬偕DNA(5)

馬偕是一位行動者,總是以實際的行動為最優先。

他追求明白上帝帶領的方式也是以行動做為基調:首先,從心中構想開始;其次,進入禱告祈求;其三,直到得著應允而付諸行動。這種方式並非被動等待,乃是在行動中追尋明白上帝旨意。這意味著,行動是領受上帝祝福最直接的管道。

他看輕虛假、厭惡空話,不喜歡把一些宗教口號掛在嘴邊,身為信仰者首先要做的並非動口不動手,而是藉由所作所為使人知道我們所信。

他經常批判偽善口氣、陳腔濫調和虛假敬虔,認為與其愛說大話,不如起身行動。縱使我們沒有開口,上帝還是一直在做工,與其用嘴巴宣揚我們信靠上帝,不如用真實生活來見證信靠上帝!

他認為人不該坐著等待好事發生,而是應當仿效那位有隻手枯乾的病人,耶穌對那人說:「伸出手來!」他把手一伸,手就復了原。(可3.5)當那人聽到耶穌基督的命令,立刻順服而把手伸出去,立刻得到醫治,可見勇於採取行動是領受天上福份的管道。

他一向反對空談說:「只要我想建立教堂,任何事都不可能阻擋我。我不相信光說『信靠神』一切即可完成,必須加上其他的。『信靠神』,但要砍樹。『信靠神』,但要燒樹。『信靠神』,但要犁地。『信靠神』,但要施肥。『信靠神』,但要把石頭挖走。『信靠神』,但要播種、流淚播種。」他說這些話是由於許多基督徒誤認信心等同「不作為」,以為相信上帝就是袖手旁觀讓上帝去做。

現實中的信仰群體,經常可見開會討論時,大家熱烈發言,但卻少有人願意去行動,若不得已勉強去做,總是未能認真徹底。以致當聚會沒有規劃預備好,就說「倚靠神」;事情沒有順利辦成,就說「倚靠神」;輕率行動頻頻出錯,就說「倚靠神」。結果不過是從空談到空談,或者反覆地以宗教語言掩飾自己的懶惰與無能。

馬偕以具體行動來實踐自己的理念,經常一天要授課5個小時之久,週間每個晚上都有聚會,風雨無阻;在主日的晚上還有適合當日情境的操練。「先做再說」,這使得他重視未來的盼望,因回憶過去、感慨往事全都於事無補,與「行動」對應的是「將來」,若是現在努力行動,將來就能有成果,可見現在的努力行動正是通往盼望的一把鑰匙。

不過,馬偕的行動並非沒有方向,如保羅說:「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我鬥拳不像打空氣的。」(林前9.26)「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3.14)馬偕領受宣揚福音的使命非常確定明白,任何其他的都可做,但全都必須是為了完成這使命而有真實、積極的幫助。

馬偕的行動並非倚靠人為,乃是憑藉信靠上帝。他一方面積極思考、計畫、禱告並奮力工作,另一方面卻深刻體驗到,若無那位偉大、慈愛上帝的話,他連握筆都做不到!這樣的行動是以信心為根基的行動。

當面對逐漸失去行動活力的教會,在人言紛紛擾擾中,我們需要「先做再說」的DNA,讓行動成為信靠上帝的出口,與其坐而言,不如起而行!

(Visited 128 times, 1 visits today)